长江诗歌报社>>2018年6月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按期次查询  全文检索  返回首页  转为文字版
2018年第6期:第03版
长江诗歌公众平台优选3-长江诗歌报社电子版长江诗歌报社
长江诗歌报社长江诗歌报社   
 

长江诗歌公众平台优选3

作者:马幸福行等人

弱水河
甘肃/马幸福

弱水河就这样流着
怀抱大漠和航天之梦
沿岸的沙枣花开成五月的少女
能听到雪山的心跳  暗香深不可测

秃鹰掠过  打开沉寂的荒原
弱水那彻骨的寒,晶透的欢
正一寸寸浆洗肌肤的伤口
蒹葭苍苍的一朵女子
从发亮的苔痕里抠出岁月的绿
植入大漠苍凉的骨骼

我也是河岸起伏的一部分
有山的执拗、明月
让我眼眸狂张三千弱水
马的野性、拴住胡杨不老之躯
沙的流感里闪着骆驼刺的锋芒
刺破的时光里流出雪山的奶汁

那缕被秃鹰叼走的炊烟
托起长河落日,洗白的黄昏
从我眼皮底下悄悄溜走
让我醉在蒙古包的马奶酒中
西风吹响的金塔摇戈在清冽之中
一只银狐替打盹的佛陀念着一卷经书

那个人像是要来
陕西/董贵元

在五湖,那个人会和我相向而坐
心中各怀有祖国的江山和爱

眼前,氤氲的是采自陇南的茶水
我们不说话,任阳光沐浴万物
晚上,星星泪水一样在深夜晶莹
“爱我的那个人藏得很深啊!”
那么多年了,她依然深爱着
不嫌弃我在这个尘世的卑微
并一再把吹着我的清风试图留住

他来时,一路惠风和畅或凄风苦雨
悠悠南山,自古笑而不答
嘉陵江的水,既没有前世的哽咽
也没有往后的呜咽
望着“暧暧暖人村”,我们相视一笑

他走时,我不长途相送
春风绿遍江南,五湖的水波微微荡漾
这也是肯定的……

墁坪的大雾
甘肃/子溪

在墁坪,我们常常在一场大雾里
站成一棵桦树
这棵桦树,一定是百年以上的
也一定是伐倒之后
又长出来的

在墁坪,我们常常在一场大雾里
拿起斧头死劲地砍
砍倒了大树,砍光了灌木,砍断了竹子
却无论如何,砍不伤大雾的骨头

在墁坪,我们常常在一场大雾里
放开喉咙死劲地喊
喊出一只乌鸦,喊来一只饿狼
也喊飞一群野雀
却喊不来一个人的名字

在墁坪,我们常常在一场大雾里
枕着石头睡觉,搂着溪水唱歌
捧着落叶流泪
等大雾变成了雨,结成了霜
故乡的面容,还是那么模糊

开花的石头
河南/梁占亭

风已经不再自由
它看管不住山脚下那块石头
那块焦躁不安的石头,紧紧地握住拳头
它在思考是否抛弃枷锁和言辞
是否马放南山,牧马或者羞花

大街小巷里春色渐渐老去
清洁工收拾着死去的落叶和爱
车辆穿梭,一道道痕迹穿过手掌
印在玻璃窗上,五指的山路滑下来
不是泪滴,也不是雨季,是光在跳舞
是飞鸟从眼前垂下绳索,是蝴蝶的影像
是来还是去,是生存是裂纹再现

那块不甘堕落的石头
它用尽所有的光阴,猛然击出拳头
玻璃碎裂,零落成泥碾作尘
鲜血四溅,无数朵花瞬间开放
这季节说红就真的红了

四月的乡愁
湖北/陂北

只有四月是安静的
那些被纷繁的花期填满的日子
跟随一片又一片的蝴蝶穿越了时光

小路,不再瘦骨嶙峋
伫立的老屋重新蛰伏绿的掩体
梦里的乡村,不断山高路远
除了源源不断的河流连接我们
就是一只孤独的斑鸠
咕咕地啼叫飞来飞去

故里和绿色的异地连成一片
再也不会坐在小桥流水的花丛
缅怀那个,在荒凉的冬里
越来越如伤疤一样疼痛的乡村
只是思念的风
不论是梦中吹来还是吹过了寂静
在一片凄凄的草中,再难分辨
坍塌的土屋和父母的坟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亲爱的企业文化创造者,诚邀您推广以下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
    
    
 本版其他文章
· 内心,几个词语
· 草木围村
· 长江诗歌公众平台优选5
· 长江诗歌公众平台优选4
· 长江诗歌公众平台优选3
· 长江诗歌公众平台优选2
· 长江诗歌公众平台优选1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长江诗歌报社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内刊网     技术支持:北京华文网络报纸软件开发有限公司